滋吾
瞎吃一些CP,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 
 7
 

【昕博】校园杂谈

看到太太这句话想起我们这儿一个笑话。我家在南方,一到这几个月就开始变天,要么一整个星期都下,要么又几个星期不下。这几天刚好赶上下雨的日子,大家就开玩笑,不用急不用急,已经派人去天上看到底哪里通了

BallBang

成不成系列就看我肯不肯写下去了
 
 
——雨天和雨伞
 
 
*
 
深受我国季风气候的影响,这雨要不一滴都不肯施舍,要不倾盆而下,给不要钱似的下。
好几天方博出门的时候被一阵风刮着,校服差点都快被掀起来,回到学校脚下的鞋子全然湿透。
后头他就套着两个红塑料袋出门了。
方博一边对着手机上某个地铁口被淹的都找不到门路而感叹着,一边看着击打窗户发出哐哐响的雨水。
门外边熙熙攘攘,方博把头移到侧边观察着外边的一举一动,听到熟悉的声音就觉得心情畅快了不少。
许昕在外头“联谊”着自己班的同学踢着毽子呢。
接连几天下雨也不能打球踢球的,这个年纪的男生本来就好动,许昕就从家里的鸡毛掸子搜刮了几根毛下来,制作了一个简易毽子弄回学校踢了。
说也是神奇,这个毽子踢了好几天,居然还没烂,而且成功招揽到附近班的同学参与这项活动里头。
由于是坐着,窗台的高度远远高于方博的视线,他也只能想象着外头的样子。
其实大不了他也可以跑出去看的,只是方博这种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看见许昕的综合症又复发。
看见许昕自己就虚心。
想到这呢,方博懊恼不已,挠挠脑袋表示惩罚。还没放下手来,脑袋又被砸了一下。
“谁放暗器毒害朕要夺取朕的半壁江山?”
方博周围几个同学都被他逗笑,纷纷骂他神经病。
后门进来一人走过来,捡起方博身边毽子。
方皇帝呼吸都不敢大口了。
许昕顺顺毽子上的毛,上下观测着方博还取笑道:
“拉倒吧,大清灭亡了。”
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,方博随意诅咒了一句祝愿许昕的鸡毛毽子原地爆炸,许昕也不恼,抓抓方博脑袋。
“那到时候我就用你的头发做毽子,一根不就咱来一百根,你看行不皇上?”
之后许昕就被喊出去了,错过了方博精彩的表情。
方博捂捂脑袋,嘴巴上虽然是骂着许昕王八蛋,嘴角却是上扬的夸张。
放学的时候平台堆满了人群,好几对情侣经过的时候还会被调戏喊着明天校长室见,接着又是笑倒一片。
方博下去的时候下面也没剩下几个人,里面就包括许昕。
这个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毛病,之前晴天老是看他拿着把跟大排档一样的伞移动,美曰怕晒黑;结果现在轮到必须用伞的时候,倒也不带了。
“下雨天就没太阳了啊,那我带来干啥?”
这是他的原话,可是方博还是觉得这个人有毒。
雨伞为什么叫做雨伞,许昕可能一辈子都领悟不到了。
也是缘分,方博的家正好在许昕的后两个街道,于是许昕无论是主观上被称作厚脸皮,还是客观上方博十分乐意并且庆幸能发生这件事,他几乎没有一天落下的“借”方博的伞。
蹭吃蹭喝听多了,“蹭伞”是你昕哥发明出来的。
假装没好气的白了眼许昕,方博觉得自己不去角逐奥斯卡还真的是浪费自己浑身是戏的细胞。许昕嬉皮笑脸的贴上来,和那群苦逼同样没带伞的人挥手告别。
“哎呀有家室的人就是不~一~样~”
里面和许昕相熟的几个男生起哄,方博虽然嘴皮子硬的很,面皮子却薄的很,立刻反驳。
“谁……谁和这个大瞎子有亲了!”
许昕倒是也没怎么样,搭着方博的肩膀抢走方博手上的伞柄。
就像他整个人抱住自己一样,方博像是被雷劈了一般,僵硬地站立着。
“羡慕就直说,别再耍嘴皮子了。”
“明天你们也校长室见吧哈哈哈哈哈哈!”
幸好他们起哄的也够大声,足够让许昕忽略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。
一路上许昕都在跟方博讲着今天的趣事,明明他们是同班,甚至是同组的,许昕经历过的方博也一清二楚,可是方博还是觉得经过许昕“加油添醋”过的一个个事实都变得生动起来。
路过便利店的时候他们两个进去买吃的,方博顺带给许昕添了把伞。虽然他也很享受和许昕共用一把伞的乐趣,可是的确受不了每次两个人各湿半边肩那种湿漉漉的感觉了。
“爱妃想的真周到,朕今晚就翻你的牌子。”许昕戳了颗鱼蛋往嘴巴里塞,这句话把方博臊地只想用扫堂腿把许昕的膝盖踢碎。
到了许昕小区门口的时候方博拉开许昕的书包,再三提醒许昕明天记得带这把雨伞,许昕只是使劲按摩着自己头皮满口说好。
“又把我当狗来摸了……”回去的时候方博一边整理好头发一边走回去,书包边摇晃着刚刚他们买满三十送的,许昕给挂上去的多啦A梦。
第二天倒是一个难能可见的晴天,方博推开还湿润的窗,水珠因为震动划了下来消失在半空中,忍不住感叹一下。
一出小区许昕嘴巴还鼓鼓塞着粽子,看见自己手特别热情在那里挥舞着。
抿紧嘴唇不让自己笑出来,方博走过去不忘日常诅咒许昕。
“吃东西还说话,呛晕你。”
话一停止,许昕立刻掐住自己的脖子,把方博糊得立刻顺着他的背,着急着让许昕赶紧吐出来。
“骗你的,略——”幼稚给方博比划一个鬼脸,方博停顿三秒钟,随即抄起旁边一块砖头追杀早就跑掉的许昕了。
放学的时候没下雨,方博搞完卫生班级里早就没人了,许昕更是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一边骂着许昕不人道收拾着书包,到讲台板书着明天的值日名单心思却偏歪了。他没有意义画起一把伞,突然就想起坊间流传着及其恶俗的相思伞,突然许昕名字在脑子炸开的时候,方博抖着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傻子才要写那个傻子的名字,傻子傻子傻子!
报复性安排明天许昕去倒垃圾,写完名字自己也一股脑在那傻笑,后面坐着个人都不知道。
“笑那么开心呢!”
“哎呀卧C!”方博哆嗦着粉笔都掉了,觉得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,好像做梦也听过,反应过来赶紧用手背把旁边的伞给擦掉。
“写啥坏话不让人看见呢?嗯?”许昕立刻制止方博的动作,扣住他手腕不让他活动,方博急的都想整个人贴上去了,还是迟了一步,许昕用手顶住自己的头,一边看着黑板。
方博瞪大眼睛看着,雨伞已经被擦成一片白灰,正想松一口气许昕的嘘声让他差点没了呼吸。
“噢噢噢噢,你——”
不会发现了吧——
许昕指着黑板,一本正经看着方博。
“你公报私仇,又让我倒垃圾。”
差点没整个人摔下去,方博擦擦额头上的汗,庆幸许昕是个大傻子。
那个人又笑得一脸坏,拿着粉笔一边吐槽方博的字丑,一边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下一个位置。
方博愣愣地看着许昕写字。
他现在名字的位置,正好是刚刚那把伞的半边底下了。
“这样才是最完美的配合啊。”
许昕摇摇手头上粉笔,歪着头看后侧的方博。
像是被雷劈中一样,方博慢半拍说了句随便你,拿着书包往门口跑。许昕追上他,让方博等他。
“又没下雨。”一股脑往前走的方博不直视他,许昕双手放在后脑勺倒着走,漫不经心回答方博。
“没下雨也可以一起走啊,我今天可是带着你给的雨伞,只是老天爷不赏脸罢了。”
看看身后的书包再看看方博,方博又抿起嘴巴。
“我饿了!”说完这句话指着便利店,许昕无奈打了一巴方博的后脑勺,又搭着他肩膀进门了。
今天许昕书包上也多了一个多啦A梦的挂饰。
 

转载自:BALLBANG
评论
热度(7)
  1. 滋吾BALLBANG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看到太太这句话想起我们这儿一个笑话。我家在南方,一到这几个月就开始变天,要么一整个星期都下,要么又几...
© 滋吾|Powered by LOFTER